深山夕照深秋雨。

啥都不会就爱瞎逛逛,没文采,算了吧

伽小雷.很抱歉啦。

纪年.

*《纪年》
*1
*暂定中篇,花开向。前期花单箭头,后期就是双向了。由于上学更新缓慢,不会坑。
*ooc有,私设人类,年龄于青少年时期,战争设定。性格偏成熟一点,但是贴近原著较多。
————

历史大概都是这样的吧。

辉煌之后,接踵而至的便是落败,一步步的走向谷底,消失在了那时间的浪花之中。

大概没有什么东西是例外的,星星球现在就是处在快要落败的姿态了吧。虽说内部也没有小说中写的那么腐朽,但是软弱的对外政策,迟早要吃大亏。可能是老天爷觉得给这群人好日子过太久,他们连灾难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蓝光防御系统,这是高层机密,却做了那个所谓友好和平条约的第一个礼物,成功的泄密了出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星星球的运转依旧在继续,该干嘛就干嘛,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去干扰到他们。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却走动着不少外来星球的人。

花心觉得最近星星球的变化实在是太过诡异,以前从来不会出现,满大街一看,全都是外星人的局面。博士最近也老是早出晚归,几度想向博士开口询问,就被直接或者说是间接打断了下来。只获得了一个迷糊的概念,是因为友好和平条约的签订。

“开心,你说如果我们和博士都陷入危险了,你会先救谁啊。”

开口提问的人是花心,就像无心提出的一个问题一样,他手上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照着镜子梳着他自认为最潮流的发型,时不时抛个媚眼,引来窗外几个迷妹连连惊叫。

“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好不好!”

餐厅吵杂的声音完全没有盖住他的回答,惊的旁边人纷纷投来奇葩一样的目光。开心发出咀嚼声暂停了一会又重新响起,刀叉刻意的敲击了桌面了表达肯定,接下来无意间敲在盘子上的几声脆响,成为了这短短几分钟唯一声响。静到开心非常不习惯地抬起头诧异看了花心一眼,嘴里的动作还没有停歇,嘴角沾染上了奶油,被花心用指尖蹭掉。

开心的回答和花心所想一样,以开心的性格,他也想不到那么多吧。而且,真的让他来行动,也会是这种局面吧。舍弃自己,保全别人。如果不这样做,那也就不是他了。

“开心,你吃够了没有,我们该回家了,主角还要回去...开心!!!”

话说到一半噶然截止,花心的视线投向窗外的火光,突然提高的声音明显来不及去提醒开心了,猛然站起身来。眼前的画面从开心不知情的抬头笑了一下,然后被爆炸的余浪和炸碎的墙一起堆埋在了一起。花心的脸好像扭曲了那么一下,扑向了那一片残砖碎瓦之中,不停地向下挖掘着。

纪年.

*《纪年》
*.预告
*暂定中篇,花开向。由于上学更新缓慢,不会坑。
*ooc有,私设人类,年龄于青少年时期,战争设定。性格偏成熟一点,但是贴近原著较多。
————

为什么大家喜欢和平呢,因为战争啊能毁灭一切,这样子就会没有家了,就会失去一切,所以说大家才不会喜欢啊。

和平的年代终究没有停留于星星球过久,最后的保护罩被彻彻底底击破,一切美丽的假象都巨变,炮弹落于每一个角落根本来不及逃跑,头顶上方来回的战斗机嗡鸣声不止,这里最终成为了荒无人烟的地方。星星球人大部分选择了和球长逃离,去向多心星球求助,只留下了少部分人顽固的守着最后一块净土。

他们选择战斗到底,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主战力——五位守护者。战场上什么事情都能发生,而灰心星球的重大一次偷袭,成功的异常彻底,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卧底潜伏在内,而五超人不知去向何处。

“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你说...我们出去后还能见到他们吗。”

这个声音是从一片残砖碎瓦之中发出的,虚弱无力。红发少年的手死死扯着他身旁那位被他叫做花心的少年的衣角,他的脸上灰蒙蒙一片完全看不清原本容颜,他浑身都在颤抖,他的嘴中发出了磨牙的声响,他在害怕。他不敢闭上眼,一闭眼整个世界都是血红色的,和同伴的离开。久久得不到对方的回答,是默认了吗...安静到让人想死,接下来就像断了线的娃娃一般,无力地倒于花心身上。

我撑不下去了,我...

花心看见了开心身后被划伤和炸伤的血痕,触目惊心。他知道开心很痛苦,欺骗他吗?不,这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只会让他更痛苦吧。

“开心你冷静点,不会有事的。”

渐渐的,抽泣声从开心身上传出,花心伸手将开心的脸掰到自己面前。完全看不见任何的生机,咬牙切齿,拳头抵于地面发力,磨出血迹留在地面上。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开口,长时间的缺水使得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却依旧扯出从前语气来宽慰开心。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他们就算都走了主角我也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

主角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这些配角先行离场啊。
但是如果连你都这样了...
会不会真的...没了希望。

私心打tag.也许会扩写,看有没有人看了。
——————

那就打一架吧。

格瑞接下来所发出的每一招,都是带着夺取人性命的念头。嘉德罗斯突然恍惚了一小会,他没有想到格瑞会气到如此地步。嘉德罗斯躲过了致命的一击,却还是被烈斩蹭到了手臂上的肌肤,鲜血在刺激着两个人更加疯狂的举动。

两个人早就分不清是非黑白了,只是在这场战斗中宣泄自己的情感。

无题.

*开宝同人.纯粹描写开心超人。
*不写戏写写这种感觉也很舒服呢,这个片段想过好久,写戏完全透露不出应该表达和想传达的感觉,所以说就有了这个啦。

——————
在面对绝对困境的时候你会如何选择?是选择像个英雄一样站在敌人面前去拯救世界,还是选择独自一人狼狈不堪的逃跑。

毋庸置疑,开心超人的选择必然是前者,不论是个人的思想还是身为守护者的身份,这些从来都没有给过他选择的余地。他还在前进,虽然缓慢却带着最坚定的意念,地面仿佛也在因为他而在颤抖着。甚至还能听见,从他口中发出的不算小的喘息声。

其他超人已经落败退居于后方,开心超人的回力标也在上一场战斗中为了保护宅博士而被硬生生折断,失去了原有的金黄色泽化作碎石尘土泯灭。他只剩下力气和拳头可以对敌人产生威胁,小麦色的皮肤裸露了出来,双拳紧握相互敲击,白色的手套早已经掉落到不知何处,在和敌人次次交锋中成为了灰烬吧。

那抹红色在那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成为了希望,成为了敌方所有人心里的忌惮。他所行走过的地方都有炮弹在一旁爆炸,轰鸣不止,激起的层层气浪和卷起的尘土都变成了他攻击的背景板。

“开心铁拳!!”他的声音没有以前那般明亮,还掺杂上了些许疲惫和伤感,力道却没有丝毫改变,机械一般发出攻击来阻挡敌人前进的脚步。开心超人抬起了头,眼前的水晶屏幕能帮助自己看清防御墙上的人。他们在畏惧,不敢进行下一步行动。

“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再伤害我们之中的任何人了!”

《过去》

阿德里三人组外加粉毛。
一篇毫无厘头的故事。
旧文重修。
————

伽罗,阿卡斯,凯撒他们都是个怎样的人呢?

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吧。

让我们来追溯到最开始吧。

早晨朝露还依稀尚存有,叶片上凝聚着露水顺着叶脉滴落于地面水坑泛起涟漪,风儿可不算喧嚣而是迎面舒服的击于脸上。如你所想,这里刚刚才下过一场小雨。

在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可都还小,还不是想现在这样的情况,反而是意想不到的要好。那个时候的阿德里也还在,和往日一般日夜不停运作着,还很美很美。

三个人说好要一起成为他们心目中的那个英雄,一起打赌吵闹着,前一瞬还在作势着要打架,下一刻就被各自父母拉回家中好好教育一番。

“我才是第一个!”
“不可能,阿卡斯你看你这小身板,肯定是我凯撒第一个!”
“你们别吵了,是我伽罗才对!”
“...”
“哎呦,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架了。”

在这种时候他们各自父母总会指着一位躲在人后的女孩,粉色的长发被皮筋高扎起一颦一笑如画般美。在人群中不难一眼便认出,她始终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她总是会微微低头,稍稍抿起嘴对他们轻轻说着你好。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女孩主动找了他们。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找到了他们,音色虽然很甜美,但是语气却是非常强硬的要求。

“我们是朋友对吧!”

三个人被面前拦着自己去路的女孩下了一跳,阿卡斯的书也被惊到了地面上,发出声响。原本是在讨论着今天上课的那位变态老师布置了多少作业,手舞足蹈的都快要挥出去打人的模样,周围的人自然是退避三舍。

女孩习惯性的低下了头,粉色的瞳孔确实是好看。她刚想对着他们说些什么,耳畔几缕发丝被空中刮过的雷刃刮下,有些许呆愣的看着凯撒在自己面前倒下。她纤细手臂颤抖的举起扶持住倒下的凯撒,看见在他们身后的雷公怪,将阿卡斯和伽罗抓起正朝向她走来。他们两个人只是对她大喊着快跑。

她后退了几步。

可惜的是太慢了。

小石子被踢到水中惊扰到水中的鱼儿,她的倒影开始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她害怕面前向她走来的怪物,身体随着她的害怕开始瑟瑟发抖。她突然向前冲去,狠狠地撞在了雷公怪的手臂上。

毕竟是女孩子,没有那么强的体力去跟随着他们逃跑,下一刻便被怪物抓住了。

漫长的追逐过程总归是枯燥且无聊的,在最后能留着伽罗眼中和心中的大抵是那炸弹上不断跳动数字。

伽罗的大脑早就已经不容许自己想任何事情了,毫无顾虑地冲了上去,一口咬住了雷公怪拿着遥控器的手。虽然很快便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不过令他欣喜的是取下了遥控器。

他松了一口气。

定时炸弹上的时间却开始变动。

来不及阻止了,措手不及。



...

结束了,漫长的计数结束了,这件事停留在了三个人的记忆里,挥之不去得阴影罢了。

“伽罗,你也别想那么多,这件事是个意外。”

“也许吧...”